丝瓜社区app污

与闻人升对话的当然是那位长生者,没想到吴杉杉竟然主动让对方附身……

难道她不知道附身一次,就意味着污染更深,距离成为完整的容器更近一层么?

她知道,但她又不想自己出现危险,这才牺牲自己。

他果然搞不懂女人。

他只能没话找话,想让对方赶紧离开:“天色这么晚,赶紧回家吧。”

“天大地大,处处是我家。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。”“吴杉杉”摇头道。

“听你的意思,史上还当过皇帝?”闻人升好奇道。

“皇帝不稀罕做,倒是当过几任类似宰相的职务。”长生者回道。

“不知是哪朝的宰相?”闻人升追问道。

“汉末,宋末,明末……”

“你为什么总选王朝末年的宰相当?”

“盛世的还有什么挑战性么?办公桌后拴条狗也能当。”

嫩的出水清纯美女生活照模样难以忘记

“可是看历史,你好像没有力挽狂澜过……”闻人升质疑道。

“是啊,那是因为我没有未来的知识,干了一段时间才发现,光凭个人聪明,顶多是延长几年,所以当过几年就卸任了,过上几百年,又觉得不甘心,再去尝试,然后又失败了,重复几次后,终于厌倦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做皇帝,皇帝更有力量去改革……”

“王朝末期的皇帝,有几个有力量的?”长生者用看傻瓜一样的眼神看着他。

“呃,明末的崇祯帝还是有些力量的,至少还能处死不少大臣。”

“可他逼迫不了武将。”

闲谈之下,闻人升对这位长生者了解更深。

对方似乎是对什么都感点兴趣,什么都想尝试一下,然而又是浅尝辄止的类型,遇到一些看似无法克服的困难,就会选择绕过,或者放弃。

嗯,大概是因为寿命的问题,有很多困难随着时间流逝,就不再是困难了。

就好像王朝周期率,人口不停增长,土地兼并,最后让王朝系统崩溃,最后就因为工业革命而解决了——根源是工业化地区人口出生率低,对于工人来说,孩子多少不再是生存的关键,这点和农业社会截然不同;再加上工业对农业的补贴,让农业生产率提升。

这就解决了粮食问题,粮食没有问题,王朝就相对稳定。

聊过一阵,闻人升突然转头看向白色茧子所在。

被六蛇封锁的茧子,猛然晃动一下。

那些蛇的躯体上,顿时传来阵阵骨头裂开的声音,那是清脆的,悦耳的,就像一首协奏曲。

但放在闻人升心中,却像敲了一面大鼓,震的他七荤八素。

付出那么多牺牲,还找到了上古封禁术,竟然只管了几个小时?

“为什么?”他盯着破烂书房的那只茧子,喃喃自语。

“你很吃惊?”长生者却是很淡漠道,似乎没有任何感觉。

“你不吃惊么?”

“不吃啊,那东西不好吃,富集了很多重金属。”

“严肃些。”闻人升无奈道,看来这位长生者,还真是百无禁忌。

难怪敢对自己下口。

“我可以轻易帮你镇压这个东西,但是……”长生者拉长声音。

闻人升已经自行走过去,开始重新绘制六蛇封禁术。

刚刚的监控中,他已经看透了其中窍门,毕竟他有着原版在手。

而且他绘制的速度,要比之前六人快的多,毕竟已经绘制过了。

十多分钟后,在白色茧子剧烈的震荡中,闻人升的封印术,绘制完毕。

然后灌注力量。

他一人就能顶的上几十人,而且强度还要远远胜过。

又是六条蛇缠绕上去。

六+六等于十二。

而十二这个数,就是极中之极。

得到援军后,原本受损的前六蛇立刻缓了口气,开始修复自身。

那拼命挣扎的白色茧子,再次被死死按住,动弹不得,就像五行山下的孙猴子。

闻人升松了一口气。

两相叠加,原本能坚持3个小时,现在应该能坚持几天时间了……

而能坚持几天时间,这些时间里,12蛇又可以吸收对方力量壮大,从而再次坚持几天时间。

封印之法,就在于一开始能不能顶住被封印者的反攻,再就是能够克制对方控制力量的法门。

现在是顶住了,至于对方有没有控制力量不外泄的法门,那就要等待时间来验证。

“你还真是让我有点刮目相看,不错,比那几个酒袋强多了,有志不在年糕啊。”长生者称赞道。

“过奖了,我只是他们的肩膀上而已。”闻人升并不觉得自己做了多了不起的事。

人不能因为吃第五个馒头饱了,就完抹杀前四个的功劳。

“还好,不过你想不想看看那个东西的真面目?”“吴杉杉”突然道。

闻人升心中一动,制止道:“你不要乱来。”

“你想多了,我只是让你看看而已。”“吴杉杉”又道。

“那好吧,对了,我还一直不知道你的名字?”闻人升顺口问道。

“吴杉杉”接着道:“我也一直不知道你的名字,彼此留点神秘,不是挺好么?将来下起手来,也不用心疼。”

“……”闻人升无话可说,听着对方像是在说杀猪一样的事。

他沉默一阵,然后道:“那好吧,给我看看这个白发灾异的真面目。”

“睁大你的狗眼。”

然后闻人升就看着“吴杉杉”绘制了一个幻象术。

幻象术的目标,显然就是虫茧之内。

…………

“同学们,一阶的修炼就是这样,必须先找到一个蚁巢作为力量的来源,然后逐步壮大,开始我会供应你们一点力量,随后就要靠你自己。”

“记得我上课时讲过的话,对待蚂蚁,千万不要以为对它们好,就能得到它们的忠心和力量,恰恰相反,你们应该不时发怒,不时降给它们灾祸,让它们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,这样它们才会敬畏你,将你当成神圣,你才能获取到力量。”

“有几个失败的蠢货,就是忘记了这点,甚至还有家伙和蚂蚁恋爱的,真是脑子进了星尘暴,活该被烧死。”

“达费斯彻,你这个废物,这么久了,还没有将你的蚁巢征服么?”

“老师,我……”

“不要辩解,辩解就是无能,无能就是有罪,有罪就要被烧死。你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?”

“我会抓紧的。”

…………

幻象里漆黑一团,只有一连串的声音传出来,就像有人表演口

技。

闻人升听着,他突然道:“这就是那白发的真面目?”

“你认为它是真的,它就是真的,你认为它是假的,它就是假的。”长生者微笑道。

“你不装清高,咱们还能做朋友。”闻人升冷漠道。

“假做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处有还无。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长生者说完,然后一提裙子,从夜空里消失。

也不怕摔下来。

闻人升满怀恶意地想着,随后又自责起来,因为他突然想到,即便摔下来,倒霉的也是自己的人,而不是对方。